您好,欢迎访问晶刻科技网站,15年专业北京刻章公司!北京刻章店电话/微信0000师傅,同城可加急闪送2小时送达!

全国咨询热线

0000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常见问题 > 正文 >
联系我们

晶刻科技

地址:中国-北京
电话:0000
Q Q:12345

咨询热线0000

北京刻章店我们更愿意把它放在一种产业的新业态

发布时间:2022-08-19 人气:1,067

北京刻章店我们更愿意把它放在一种产业的新业态
[ 网易CEO丁磊曾表示:“微信的一家独大,以及它的闭环特性,对其他互联网服务商来说,是件特别恐慌的事情。” ]

运营商与OTT(Over The Top,指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)的话题,总是容易成为热点。在今年夏季达沃斯年会上,微信又在一场有关垄断的激辩中“躺枪”了。

昨日,在“中国向消费型国家转变”分论坛上,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和中国移动[微博]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就垄断话题展开辩论。

李正茂称,中国移动仍在与联通、电信“竞争”,并现场呛声微信,以回应在座企业家对中移动垄断的质疑;而张维迎则回应称,这是三家企业共占,并非竞争。

而在今年夏季达沃斯论坛的开幕仪式上,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传递出放松管制的信号,表态中国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,放宽金融、石油、电力、铁路、电信、资源开发、公用事业(1676.653, -21.34, -1.26%)等领域的市场准入。

“垄断”激辩

“刚才主持人提到,微信是不是使我们有不安全感?我可以坦率地讲,根本不存在安全感的问题。”对待微信的敏感话题,李正茂似乎已经应付自如:对于新的业务形态起来以后,我们更愿意把它放在一种产业的新业态,以及我们怎样竞争和合作,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。

不料话音刚落,主持人调侃称:“我觉得每次李先生回答问题的时候最后都会说到——都可以合作。”

这是李正茂在论坛上第二次谈到“合作”。稍早,当同台的另一位嘉宾、熙可集团执行总裁朱演铭谈及竞争环境时,表示“在资源不平等的情况下没有办法竞争”,并自嘲肯定不能做中国移动做的事情;当时,李正茂回应称“可以合作”,这个机敏的回答也被观众所赞赏。

就在观众的一片笑声中,张维迎向李正茂抛出观点:“我补充一点,你要人家跟你合作,就必须打破垄断。”

显然,这个观点并没有得到李正茂的认同。

“张教授你说出这个观点,我倒觉得可以跟你稍微讨论一下这个问题。”李正茂称,现在,老是有人给我们“扣帽子”说我们垄断;其实,身处电信行业的同仁都知道,现在中国有三大电信运营商,分别是中国移动、中国电信[微博]、中国联通[微博](3.38, -0.05, -1.46%);其实,我们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。他举例说,每年秋季新生入学的时候,在校园市场的争夺真是白热化,世界其他市场都很少见。

“这是什么呢?说明竞争是很厉害的;说(中国移动)垄断,我们的很多同事、很多员工都不理解。”李正茂表示:虽然中国移动在移动用户客户的市场份额方面确实是比较高,在三大运营商中占据约2/3的客户份额;但是三分之二并不意味着我们垄断。

似乎意犹未尽,李正茂进一步表示:相反,腾讯微信目前是处在一个垄断地位。“在座的有多少人正用微信啊?这个比例比我们三分之二的比例要高得多,因为其他产品没有几个能够跟(微信相比)。”他进一步表示,目前来讲,什么叫垄断?这才叫垄断。

张维迎立即回应指出,出现上述观点是由于许多经济学家错误定义了垄断的结果。

张维迎表示,所谓垄断是什么?就是政府以某种行政命令法律的办法让一部分人做,不让另一部分人做,这叫垄断。现在不是谁想做通信就可以做的,所以中国移动还是在垄断。

“如果允许任何人都可以做电信,中国移动是其中一家,你就是竞争的。”对于李正茂提出的三家企业的“竞争”,张维迎指出,这是市场共占,而非竞争。

就腾讯与微信,张维迎则指出,腾讯是在竞争中推出了新的服务,如果马化腾半年都在睡大觉,不想怎样创新与竞争,腾讯马上会死掉,而垄断企业则不会。

李正茂没有再继续回应:“(如果)今天这个节目不是直播,在这个问题上我真是还要跟你讨论。”

两人的激辩在听众的阵阵掌声中告一段落。

是否垄断?

虽然论坛上的辩论已经落幕,但是却在网络上掀起讨论热潮。

虽然微信常常被称为 “一家独大”,但其究竟是否属于垄断呢?

我国《反垄断法》规定的垄断行为主要包括“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,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,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、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”三种情形。

判断企业是否属于“滥用市场支配地位”,核心在于如何界定相关市场、市场支配地位是否达到和是否具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,只有同时具备这三大要素,才能被认定为“滥用市场支配地位”从而构成垄断。

今年8月的易信发布会上,网易CEO丁磊曾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:“微信的一家独大,以及它的闭环特性,对其他互联网服务商来说,是件特别恐慌的事情。”

丁磊同时称,网易希望通过与运营商的这种合作模式,以及更好的产品体验,来打破目前腾讯微信在移动社交领域的相对垄断格局;“除中国电信外,网易也将在数月后与联通、中移动采取合作,来扩大易信的规模。”

事实上,移动互联网的OTT业务对于传统语音、短信业务的冲击,在三家电信运营商身上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体现。

工信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3年上半年,整体基础电信企业话音业务收入实现2630.2亿元,增速为0.9%;点对点短信量累计达到2313.7亿条,同比下降11.7%,降幅同比扩大了8.1个百分点。而基础电信企业的移动短信业务收入规模同比减少4.5亿元,连续12个月出现负增长。

而三家运营商对OTT态度不一。面对OTT大潮,中国联通先后与搜狐视频、微信等互联网公司建立定向合作,中国电信则与网易成立合资公司推出易信对抗微信。中国移动则开始整顿和开发自己的应用程序飞信、飞聊和Jego与微信竞争;同时,加速推进4G网络的建设。

此前,艾媒CEO张毅曾对本报记者表示,运营商90%以上的价值仍在管道,基于管道的独特价值,发掘新业务、新用户、新模式,才是运营商的“金饭碗”。

“不过运营商已初步形成了对OTT厂商的共识,通过合作,获取相应的流量附加值,而不是选择强硬地站在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对立面上。”张毅同时表示,对于收费模式的方式会有很多种,思维需要再开阔一些。

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所秘书长姜奇平则认为,运营商与OTT的合作空间在新领域,比如说基础数据服务,“数据服务是运营商大有可为的一个领域,运营商可以把处理过的数据与互联网企业的业务相结合,展开合作。运营商和OTT的合作将推进应用进入更多细分生活领域,如金融、网络游戏以及在线视频领域等。”

   

推荐资讯

0000